我是比GWQ和SYR更不会写日记的MK:)
因为我比较懒,所以前面一直没有写,今天的比赛和往常一样,正好在12:00开始。我先吃了饭,吃到了12:02,似乎也没有什么影响。
一开始,好像先做了1012题吧?反正是那个AC人数最多的题目,SYR想到了贪心,没有人想证,然后就去写了,反正都有一大顿人A掉了。于是写着写着就过了。
然后SYR的网络也是一如既往的卡,我们看了1008题,第八题里面是互质和异或,???1008 TDL=太毒了反正就是互质是数论的东西,然后异或是计算机的东西,这两个东西不可能会有什么性质,所以唯一的做法就是暴力瞎枚举。也是做着做着救过掉了,就是时间用的比较长,不过反正我们队从来不靠罚时少占别人的便宜:)
于是流水账似的来到了第三题,也就是1005题,grandbatcher & grandsearcher GWQ在网上搜了一会,结果搜出来一大堆高级论文,然而对我们来说就是!@#¥%……()&,就在这个时候————

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
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,
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,
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,
直到它消失在从林的深处。
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,
它荒草萋萋,十分幽寂,
显得更诱人、更美丽,
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,
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,
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,
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。
啊,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!
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,
恐怕我难以再回返。
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,
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,
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
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,
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
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,
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,
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,
直到它消失在从林的深处。
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,
它荒草萋萋,十分幽寂,
显得更诱人、更美丽,
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,
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,
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,
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。
啊,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!
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,
恐怕我难以再回返。
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,
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,
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
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,
因此走出了这迥异的旅途。因此走出了这迥异的旅途。

blob
于是呢,我们就选择了我们三个人瞎想的那一条路。我们讨论了一会前缀和和类似的东西,然后我因为不会做,就去看1006了,反正AC的人数差不多,于是GWQ和SYR就讨论了一会,图片太多,懒得放了。总之GWQ写着写着就写好了,然后就狂WA不止。与此同时,我也在写1006,也是猜了一个结论,然后就开始写了,有了结论写起来比较容易了。
blob
"那"和"哪"就是个坑
1006写着写着就过掉了,然而1005调的就很不爽了,因为我不会那个高级线段树的字段和,于是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怎么搞得,索性就弃队友看别的题了,看到不少人过了1002,就是那个nonsense time,一看时限14000ms,过瘾!在一看题目数据保证随机。回忆题目名字————没有意义的时间,怕不是道有趣的题目,算法时间复杂度,于是就开始写了。与此同时1005貌似还没有做好,不知道Skype群里面发生了什么事,总之右下角弹窗不停。GWQ快点来补1005发生了什么事
补充 By Gwq
1005啥也没发生,,,GWQ自己的线段树T了,换了SYR的之后WA了就是因为没开Longlong。

1002你一定没有写过比这复杂度更高的能过N=50000的程序,写了一遍交了,T掉了,在优化一些,还是T掉了,反正优化了几遍还是T掉了,这时候GWQ或者是SYR都把1005给A掉了,反正他们两个人一直在讨论,我作为几乎不会线段树的小朋友不敢说话。1002写着写着怎么写都过不了,于是只能开始乱优化了。
林肯说过:“出题人可以让一个优化一点的人一直TLE,也可以让一个不停瞎搞的人暂时TLE,但他永远不能让一个不停在瞎搞的一直T掉!!”于是不停的瞎搞,瞎填优化就过掉了,然而还是比不过孙悠然创下的16:55得记录。
然后一看Skype发现我的网也坏了,于是网络就Bomb到比赛结束。
blob
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又中奖了
话说葛文清的225美元收到了吗?
终于胡完了()